八大女孩

八大女孩的陪酒故事

文章目錄

上週本學期南青陣最後一堂課,終於恢復實體,但只來了一個學生,有的確診了,有的又出事了,因為只來了一個,反而可以更深的對話。少女之前線上課幾乎全勤,有說有笑有問有答,讓我印象深刻,那天聊著,說等明年18歲就要回去陪酒,染著一頭金髮穿著熱褲~講話直來直往。今天來聊聊八大女孩的陪酒故事。

喜歡喝、擅長喝、想要喝也賺得到錢,喜歡跟客人玩遊戲,也在其中開心,陪酒不陪睡,接吻還要看長相還是謹守一些原則,在萬華阿公店待了一陣子,純聊天陪喝也陪搖,好的時候一晚可以5000元,對一個國中生來說已經是很高的數字了,聽說是當年14歲的學妹揪他去的,課後少女請我抽了一支菸,道盡人生的難。

社會對陪酒小姐有種既定的印象,通常是以不太友善的眼光去看待他們,引用林立青老師出版的如此人生一書中形容的八大女孩,「認真工作卻不受尊重,大眾一方面喜愛消費女性的青春肉體,撇過頭又輕視以此為生的人」。這些年遇過很多八大女孩,部分有性議題、有的缺錢花用、有的在學校混不下去,但大部分的都缺愛,特別是在家裡沒有一個正向的大人典範,所以向外去尋求那個可以代替父親照顧的人,要點最基本的人性溫暖。

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93607

換個角度看八大女孩

我想,陪酒的工作過去有未來也會有,因著人人都有被愛的需求,他不會隨著時代演進而消失,我認為這是份神聖的工作,他讓很多缺愛的靈魂可以有一個釋放的出口,好好做,也是在幫助他人抽離苦難的人生,某種程度我在陪伴這群少年的過程,也像極了他們的日常,哪裡有課就去哪裡接客,只是我販賣的不是曖昧,而是希望它們懂得愛己。

身為師者的我心中都有些應該,他應該要唸書啊,他應該要就學啊,過去的我或許會在「應該」裡,綑綁不存在的對立價值。後來發現這些少女們,有的父不詳、母入獄、自己一個人、為了一口飯吃、無業中自己一人,有的是為了跟家人賭一口氣,甩頭就離家出走,為了維持男友的關係,結果不小心懷了身孕,少女墮胎的故事從來沒有隨著年代而消失,更難過的故事,少女不知道誰才是這個孩子的爸爸,生出來後還燒炭自殺。

從校園老師的視角看到的是一群白天睡覺夜晚醒來的人,通常不太會跟上作業進度,也不太能夠有正向長久的人際關係。這幾年我漸漸的不去議論少年的是非,當故事聽多了就更理解八大女孩為何做出這種選擇,不過心中還是有些想望,跟一些莫名的期待,期待八大少女們在人生的路上有更好的選擇,能夠被更友善的對待。我嘗試放下那些應該的口吻,有些話沒能說的完整,希望用一篇文章的時間,寫給八大女孩們。

升格與選擇

但願妳能提升自己的價值一些,就會發現除了陪喝陪笑外,你還有更多的選擇,你懂的讀心聊天你就能安頓靈魂,你會是心靈導師,當你學習調酒技巧可以調一杯客製的心情,你會是調酒師,你懂得帶人用心可以照顧更多少女,你會是照顧少女的優質媽媽桑,你去研究酒的歷史就能說一口好故事,你會是品酒師,若是你會多種語言還擅長表達,你會是酒展的雙語主持人。

有一天你會老,會有更年輕貌美的少女進入這個產業跟你競爭,但願你不只能陪笑,學習新知還能幫自己升格,別讓自己的喜好賣得如此廉價,當你知識技能越多,才有更多選擇,當你願意為自己的能力增值,你也會他人願意為你提高價格。過去的日子或許是這個工作選擇了你,但願你未來可以靠自己的雙手,讓自己選擇想要的工作。

風險與眼光

每個工作都有他的眉角,陪酒的生活,不用我多說,妳比我還更懂,從你口中說出的健康與人際風險你也要一起承擔,特別還要接受社會家人朋友不同角度的眼光,同時還要有自尊的擁抱自己的好,光是我用想的就覺得好難好難。後來我發現,根本就是我多想,因為很多少女已經沒有家人了,根本不用去在乎這些人的眼光,有的少女是連下一餐在哪裡都不知道,先不管生活尊嚴,先求生存。

最近看到一則AV女優的故事,取自高瑞希Naima Kao的臉書文章,女主角今年38歲,名字叫做鈴木涼美,曾做過酒店小姐、AV女優,也同時是東京大學碩士高材生,幾天前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「芥川賞」,因著自身的背景,希望透過文字為性產業爭一口氣,希望這些風俗產業的工作也能獲得多一些尊重。即便他已經離開AV十年以上,他仍然對於前AV女優的身分感到複雜,這個社會持續用很鄙視的眼光去看待性工作者,因此他也希望女孩們做任何事情前都能想清楚後續的代價。

AV女優鈴木涼美的故事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aima0319/posts/pfbid0gDvmAeYPandpYSLhLqCiEkBZamD8bxR8uAMDFZq3xcEcCrsduftzHFmJFyHnWPnil

給八大女孩的話

謝謝你願意放下手機,講了這麼多的不得已與不得己。那些遭遇被你說的雲淡風輕,我卻感到無比的陣痛。我說的那些應該,聽聽就好,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絕對應該的,沒宣洩的淚水,最後隨著助教老師,離開教室時一起墜地。凱茹老師說他有種莫名的感動,這女孩還真的願意聽。

老師只能陪你到今天,我也覺得你會回去陪酒,你讓我想起八年前的某校高關懷班遇到的小紅,他曾九年級最後一堂課跟我說不會喝了,但最近看他的現動就是被酒瓶包圍的日常,小紅在酒店工作一做就到了今天。還沒離開過。甚至我更年輕的女學生,還被他帶過。

當這個身分一下去之後,未來仍有機會,但永遠不會像是一出生的一樣純潔。但願你能在清醒的時候思考,是那些人只在深夜裡陪你酒醉?又有誰在你困頓潦倒時會陪你最久?我想,只有你自己啊!!!

在夜裡清醒,在日出沉睡,在酒裡愉悅,在日間麻醉,這樣的日子,你還要多久?希望下次相遇的時候,你已經把自己強壯起來,如此才不會在沉醉的時候,忘記自己,是這麼努力地活到現在。老師的擔心是多了點,但希望你的快樂可以多一些,長大後才發現,自己能選擇的人生,才能擁抱最踏實的快樂。

教學活動設計師、高關懷同行者、校園演說家

教學活動不只是活動,透過延伸設計,帶領引導反思,讓互動也賦予生命力。深入人心的教學,不只有趣,還要有感。

回到頂端